17839444169
您暂无未读询盘信息!
请您登录网站后台查看!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时事聚焦

有人一夜倒闭,有人开店千家!巨头血拼“社区团购”,值得吗?

所属分类:时事聚焦    发布时间: 2020-12-04    作者:admin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
如果说,2020年有哪个行业的火热程度能跟直播带货一较高下,敢站出来的,大概只有社区团购

疫情的意外,改变了社区团购2020年的开局。

几个互联网巨头把“偏爱”都留给了这个行业,大佬各个亲自带队:

11月30日京东高管早会上,刘强东提出会亲自下场带队,带领京东打好社区团购这一仗。

早在4个月前,拼多多正式上线社区团购项目“多多买菜”,宣布黄铮亲自带队。

美团创始人王兴针对社区团购在网上喊话:“美团在Q3季度的新业务烧掉了20亿元,美团的这场仗一定要打赢。”

数字比狠话更硬核,它告诉你什么叫爆发式增长:

据不完全统计,国内目前有200多家社区团购企业。从2019年1月至2020年11月26日,国内社区团购类电商领域共发生26起投融资事件,共计融资超117亿元。有机构预测,到2022年市场规模将会超千亿元。

伴随风口和补贴而来的是争议,甚至个别极端的声音认为,电商抢了商超一半生意,而社区团购抢了另一半,现在还踩了菜市场一脚。

社区团购这门生意,真会砸了别人的饭碗?

1

对人的关注程度,

决定了企业存在的价值

美团王兴多年前有个观点,创业必须深入到黑暗之下。

王兴的言下之意,挺狠,不过说的是实话。

虽然团购这个电商领域的超级黑天鹅,长出了美团,长出了拼多多,长出了聚划算,让整个阿里在近几年..焦虑,但社区团购的概念走的并没有那么顺利。

早在三年前,社区团购还是一门毛利极低、履约成本居高不下的生意。

2018年,社区团购走上了风口,当年融资达20亿,到了2019年开始行业洗牌,经过一场厮杀,社区团购赛道走出两个“龙头”:「兴盛优选和十荟团」。

做好社区团购,不是像之前简单粗暴的连接线上线下,而是要深深的向下扎。对用户的细微需求要更洞察,更专业。

到了今年,在疫情的影响下,更加速社区团购进入了部分用户的生活。背后有三个关键词值得聊一聊:

首先,是刚需。

社区团购的根本发展需求之一,来自于满足了大量下沉市场全品类生鲜供给不足的问题。

很多三四线城市,社区周边的小商超品类非常局限,平均也就1000个sku,但通过社区团购,可以拼到国产大明虾、深海生蚝、澳洲牛肉,这放在过去,都是远远没有被满足的需求。

另外,虽然社区团购本身主打便民亲民定位,一般以水果生鲜为主,但疫情那会儿,社区团购能拼到口罩、酒精、消毒液,让用户可以买到必需品。

第二个关键词是高效低价。

社区团购有一个重要的角色,就是团长。

在微信群里,团长(比如社区宝妈、便利店老板等)提前发布优惠商品的链接,用户提前一天下单,平台在收集好订单之后,调动供应链,从仓库发货,用户前往自提点提货。

这个过程,是一个把不确定需求变成确定性需求的革命,这也是社区团购的优点。

通过集单预售,出单量比较集中,可以进行规模化采购,可以很大限度降低成本;而且,通过确定化的采购需求,完全可以实现零库存管理,整个库存管理的高效,可以带来更低的客单价。

更重要的是,前置需求的方式,便于商品流转上的“化零为整”,供应链体系上更加轻量化。通过【城市/县域仓】-【街道/乡镇站】-【社区/村落店】等分级自建物流体系,可以实现更高效、更有针对性的商品流转。

这也是为什么社区团购能一路下沉到县域、乡镇甚至到村,比如兴盛优选在湖南湖北地区已经覆盖到了大部分乡村,但很多生鲜电商却做不到。

对于整个社会来说,生活服务业的升级,无疑正在提升社会成员的幸福程度,并且这种效率与便捷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能真真切切感受到的。

2

社区团购,

到底带来了什么?

说完用户体验,我们不妨将眼光放到整个社区团购生态来看。

今年加码社区团购的资本不是少数,行业一时好不热闹:

同程生活在6月完成了2亿美元的融资;

两个月后又获数千万美元融资;

兴盛优选获得KKR、腾讯、红杉等再度加码,融资8亿美元;

十荟团在2020年内更是三度获投,共获2.497亿美元。

社区团购的补贴跟烧钱,也开始被舆论质疑“亏损、乱、垄断、下一个ofo”,但刀哥始终相信,一个..的商业模式,首先是一定要健康。

关于社区团购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关键词——盈利模型明确

近年来涌现出的以盒马、每日优鲜为代表的生鲜电商,虽然迅速在一二线城市跑马圈地,但想要实现盈利依旧很困难,其中的痛点,很大程度上还在于前置仓或门店的高昂租金,以及后期流量难以维持。

而依托真实社区和团长资源进行商品流通的新型零售模式,社区团购的优势在于,其“预售+自提”的模式可以大大减少中间环节、降低成本。

为什么这么说?

传统的整个农产业流通环节是这样的:源产地→采购商→两级经销商→零售终端→用户”,全环节加价率超过百分百,且在流通过程中损耗较高,终端零售商的净利水平普遍较低。

但社区团购平台的加入,实际上改变了原有的供应链链路。

社区团购通过建立中心大仓,然后根据配送距离,再搭建分拨仓,这样的模式本就是对电商模式进行优化——履约成本,低!

再加上在社区这个熟人社交的场景下,天然的小便利店店主、宝妈都可以变成团长,利用微信群,对用户来说,提高了购买效率,省去了很多决策时间——流量成本,低!

社区团购主打二三线、甚至三四线城市,特别是一些传统电商很难渗透的乡镇村下沉市场,预售模式能够有效降低库存,周转短、几乎不用备货,因此不用支付损耗和其他管理费用。

另外,“次日达”的及时性又要优于淘宝、拼多多等传统电商,自提又减少了“到家”的配送成本,更易于在三四线跑通。

9月8日,兴盛优选宣布,日单量已达到800万单,2020年GMV预计400亿,率先实现盈利。

不仅平台能活下去,在这个模式下,很多美好的事情就发生了:

因为疫情马上就开不下去的夫妻店,加入到社区团购平台,以前流失的顾客都回来了;很多四五线城市常年外出打工的父母,通过社区团购下单买到生鲜食品,提升了留守儿童的生活质量...

美团优选计划在12月中旬进入北京市,其直营需要2万个团长,规模庞大。在拉勾网、BOSS直聘等网站上,地推人员的招聘力度几乎是倍数级增长。

上游为厂家、农户带来了稳定的货源;在中游还创造出很多新的就业机会,比如团长、仓储分拣人员、物流车司机;在下游,同时也满足了消费者的需求。

这考验的是平台的责任,更是对未来的态度。

3

社区团购的新想象,谁说了算?

补贴和烧钱是行业的阵痛,竞争消退之后,能够享受到福利的还是我们这些消费者。

再回到文章起初的那个问题,社区团购这门生意,真的踩了传统菜场一脚吗?

刀哥觉得,传统菜场不会消亡,而是新旧模式并存。

机会型创业早就没有了,以前,把线下的内容搬到线上就能赚钱,比如在BAT的早中期,无论是百度的搜索还是腾讯的社交,以及阿里的淘宝,他们做的基本都是把原本线下的检索、交流、商业等行为搬到网上。

千团大战+O2O,则是一次更细致的、分门别类的“搬迁”,团购、外卖、买票、打车、短租等衣食住行各领域,几乎都被搬了一遍,被想当然的“生搬硬套”,就失败了,比如上门洗车、上门美容等。

现在,我们的生活都跟互联网挂上钩了,关注点不应该还是粗暴的认为谁颠覆了谁,而是新的模式到底创造了什么价值。

更重要的是,需求多元,线上无法取代线下,社群团购也无法取代当日达的生鲜电商,目标受众完全不同。

可以想象,在社区团购市场成熟之后,互联网公司或新的进入者或有可能真正改造整个供应链,甚至去改造农业生产模式,介入农产品的标准化和商品化过程:

可以在全国主要的农产品基地建设大型的中央仓库,进行工业化的筛选、存储、运输;可以支持从原产地直接发货,从而废除批发商体制;它还可以直接介入育种和种植环节,从而彻底改变国内农业生产的状况,建立某种集约化的“农业工业体系”。

谁率先读懂了用户,谁就能离用户更进一步。

可以肯定的是,当一个市场需求与生产供应无法有效衔接,消费者就买不到好的商品。

而这正是社区电商行业探索的方向,虽然巨头和资本的涌入短期内会造成一些“乱象”,但中长期来看,这一商业模式对于社会的正面价值正在更多显现。

不论是消费者需求的精准深挖、流通体系的重塑、还是供应链上游的深度合作,以及新就业机会的创造.....

当一个新兴行业去传递社会价值,重塑用户体验时, 值得我们多给他一点时间,才有机会实现更大的社会反哺效应。

(——摘自网易新闻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,周口透水砖厂家整理)